商业洞察 后疫情时代时尚界如何利用虚拟人解决成长焦虑

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

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

虚拟人赛道细分,红海市场初具规模。

早在20世纪80年代,虚拟数字人就开始萌芽。 到了21世纪初,CG、动作捕捉等计算机技术创新主要应用于电影、表演等场景。 进入被称为元宇宙元年的2021年,虚拟人开始流行并进入更广泛的公众视野。 微软独自制作了助力2022年冬奥会的AI裁判和教练系统“官军”、《每日经济新闻》财经主播“N小黑”和“N小白”、万科财务部虚拟员工崔晓希望,像中美洲美术学院毕业的画家夏玉冰这样的虚拟人……中国的虚拟人科技公司层出不穷。

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

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

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观察

时尚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_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

事实上,随着深度学习算法的不断突破,数字人的制作流程已经大大简化。 同时,根据应用的逐步深入,虚拟人的应用场景也越来越细分。 其中,在时尚领域,虚拟数字人逐渐成为数字时代营销新常态。 在准入门槛一再降低的同时,越来越多的时尚公司开始使用虚拟人。

“虚拟人物形象不受限制,完全可调整,可以根据品牌和创作者的期望来塑造,可以根据品牌的调性或者品牌目标客户群体的喜好来选择。时尚行业可以根据不同场景相应选择不同的虚拟人,虚拟人的外貌、肤色、体型都可以调整,或者基于大数据生成,以适应更多人的审美。” 深商科技技术副总裁陈大钦在接受我们采访时表示。

时尚产业观察_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

目前市场上,虚拟人在时尚行业的代表性应用主要是虚拟KOL、虚拟主播、虚拟克隆人。 新事物为市场注入活力。 毫不夸张地说,虚拟数字人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现有市场的增长压力。

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

时代一再变迁,虚拟偶像成为风云变幻中的新选择。

一方面,线上社交、消费、互联网成为增长的“战场”; 另一方面,明星崩盘也成为品牌营销中不可避免的意外。 于是,时尚品牌选择虚拟偶像,成为数字营销的双保险选择。 2017年底以来,时尚品牌与虚拟KOL的合作趋势愈演愈烈。 其中,超现实数字人是目前社交媒体上传播最广泛的类型。

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观察

时尚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_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

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

向左或向右滑动即可查看

国内明星的房屋倒塌事件屡见不鲜。 由于不存在负面新闻风险,国内企业也推出了虚拟KOL,如燃麦科技的AYAYI、创艺科技的刘也曦、魔发科技的凌凌等。

年中产业观察_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观察

时尚产业观察_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

时尚产业观察_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

向左或向右滑动即可查看

一切好处出来的同时,由于数量激增,虚拟KOL也开始内卷,逐渐面临同质化、难以记忆的问题。 由此,品牌对虚拟人的使用达到了一个新的里程碑。

年中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观察_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

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

虚拟主播是服务型虚拟数字人的代表。

由于高仿真、超写实的数字人受到技术和渲染成本的限制,很难制作出高水准的视频内容。 因此,在直播等视频形式中,虚拟主播多以二维图像呈现。

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观察

4月14日,在淘宝召开的“淘宝直播MCN组织季度会议”上,公布了最新的直播政策和玩法。 虚拟主播作为2022年直播营销的三大方向,成为平台新的驱动力。 据相关统计,中国主播账号数量已超过1.3亿,其中虚拟主播占比40%。

虚拟主播不仅可以实现主播的功能,还可以避免人工费用。 从一劳永逸的角度来看,虚拟主播可以为现有市场降本增效,规模也在快速扩大。

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

时尚产业观察_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

人工智能是虚拟数字人的底层技术之一,虚拟数字人是虚拟宇宙中的一种表现形式。

“不同的人对元宇宙有不同的理解。我理解的元宇宙是人们越来越多的时间在虚拟数字世界中生活和工作的状态。AI、虚拟数字人与元宇宙是三者之间相辅相成的关系对彼此。” 深商科技技术副总裁陈大钦对AI、虚拟人与元宇宙关系的解读代表了行业主流声音。

时尚产业观察_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

年中产业观察_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观察

向左或向右滑动即可查看

时尚产业观察_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

时尚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_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

向左或向右滑动即可查看

全世界都在拥抱元宇宙,而虚拟人作为用户在元宇宙中的数字克隆,是不可忽视的关键要素。 目前比较常见的虚拟克隆人大多是根据名人定制的虚拟形象。 未来,随着技术的普及和成本的降低,每个人或许都可以通过AI定制属于自己的虚拟克隆人。

使用虚幻引擎(UE,UNREAL ENGINE)的MetaHuman Creator,可以在几分钟内完成高保真数字人的制作。 它是一种基于云的工具,可将数字人类的创作从几周或几个月缩短到不到一个小时,同时确保令人信服的现实结果。

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观察

深商科技通过自主研发的SaaS平台和AI直播客户端,可以通过上传文字或语音的方式实时驱动数字人,为品牌和机构提供营销视频、无人值守直播等多种视频内容服务。

年中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观察_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

虚拟人在时尚界的应用已经成为必然趋势,但虚拟人物的个性也需要持续精心维护。 当品牌运营自己的虚拟角色时,持续的内容输出能力是一个严峻的挑战,也需要不断优化技术来降低生产虚拟内容的生产成本。

如果虚拟人仅仅被视为一种营销工具,其价值可能不会超过网红经济。 然而,融合了CG、深度学习、自然语言处理、计算机视觉等一系列技术组合的虚拟人,显然不仅仅是数字营销降本增效的工具,也不仅仅是缓解增长的手段经济低迷时期的焦虑。

在Web 3.0的宏大叙事中,虚拟人可以成为可以跨平台使用的去中心化数字身份(DID)。 因此,当虚拟人成为我们每个人的“元宇宙通行证”时,其价值和作用将达到更高的层次。

数据引用:

《2022年中国虚拟人产业发展研究报告》

《2021年全球时尚虚拟角色研究报告》

《2021虚拟数字人产业概况系列报告》

《中国虚拟数字人影响力指数报告》

资本猎杀虚拟人:富人和无家可归者

虚拟人希望更长久地“受欢迎”

虚拟数字人的生活并不容易

年中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观察_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

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

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_年中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观察

年中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观察_航空发动机产业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