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界一直在从自身出发推动环保

恰逢耐克“ON AIR”设计大赛启动,早前在上海ROSSO国际艺术中心,从“上海:ON AIR”设计大赛中脱颖而出的9位选手,共同接受了来自耐克总部的设计师们的邀请。特邀评审团潮流文化先锋陈冠希、著名建筑与环境设计师黄亚瑟、时尚造型与视觉创作领军人物Lucia Liu指导培训。

 

HYPEBEAST 还对来自台湾的 Arthur Huang 进行了独家专访。 作为 Miniwiz 的创始人,黄谦智也是去年 NikeLab Vision-AIRS 项目的三位设计师之一。 一直注重环保的他,去年还利用回收材料打造了一副低碳思维。 NikeLab Air Max 1 Ultra 2.0 x Arthur Huang 采用特殊包装。

时尚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报告_时尚观察员/

事实上,除了担任 Nike《ON AIR》特别导师、推出合作版球鞋的“台前活动”之外,黄千智与 Miniwiz 更肩负着宣扬环保理念、结合时尚的责任。幕后回收材料的美学它不仅为 NikeLab 商店利用回收的废鞋制作建筑材料,还与许多时尚品牌密切合作。

今年,环保日益成为时尚界关注的话题之一,那么黄谦智是如何找到时尚与环保的契合点,并逐步宣扬自己的环保理念的呢?

为NikeLab设计环保再生材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Arthur Huang:我认为这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意味着他们愿意给一个经营了40年的品牌施加压力,让其做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并且仍然与最高端的产品线合作。 这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

什么样的机会让您与耐克结下不解之缘?

黄亚瑟:在台湾,因为很多人在上一代就开始与耐克进行业务合作,因此在这个机会下,我们也很早就开始帮助耐克研究材料。 起初,我们帮助耐克开发基于回收材料的新材料。 在研究过程中,我们还发现了更多的可能性,比如将回收材料制成建筑材料,因此耐克和我们开始进一步合作来完成研究成果。 出来。

时尚产业报告_时尚观察员_时尚产业观察/

NikeLab Air Max 1 Ultra 2.0 x Arthur Huang

您能简单描述一下将旧鞋改造成可用于建筑的材料的过程吗?

黄亚瑟:耐克长期以来一直在回收废弃鞋子。 在美国,耐克专卖店内设有专门回收二手鞋的区域; 在上海,耐克将把回收的鞋子变成孩子们的游乐场。 鞋子上有很多不同的材料,所以我们的首要工作就是对这些不同的废料进行分类。 例如,将PU鞋垫打碎成颗粒,铺在操场上,为儿童制作PU跑道。 第二步是去污。 运动鞋与外界接触时会沾上水蒸气,而水蒸气含量涉及到如何使用回收材料,因此如何使其干燥是一个重要问题。 最后一道工序是成型。 基本成型需要模具,是否使用灌注、注射或直接涂覆有多种方法。 所以你可以看到,NikeLab里很多用于产品展示的材料基本上都是从废弃鞋子中提取的回收材料,直接倒入砖块中。 唯一添加的新材料是 PU。

时尚产业观察_时尚观察员_时尚产业报告/

在此之前,也许大家对你和Miniwiz所做的业务还很模糊。 您能介绍一下您目前从事的环境设计工作吗?

黄亚瑟:我们的业务还是分为各个类别的,包括技术研发和机器研发,我们正在尝试对很多回收材料进行分类,然后再利用它们。 我们还正在开发各种制造技术,例如将纤维制成不同长度和回收烟头。 正如您可以想象的那样,我们希望尝试将这些难以回收的物品回收为可用的物品。 这些材料被保留并继续被再次使用。 这些材料制作完成后,就可以制作成衣服了。 当然,它们可以制成鞋子、耐克商店的材料,或者建筑材料。 所以我们仍然在应用它们,并且还在开发应用的可能性。

时尚观察员_时尚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报告/

您认为时尚与环保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黄亚瑟:首先,两者之间不存在冲突。 当任何企业达到一定规模,生产如此多的商品时,必然会对环境产生影响。 虽然现实中并不是每个消费者都会要求企业采取环保措施,但现在很多企业都有相应的环保措施。 例如,耐克通过篮球鞋及其与嘻哈文化的联系创造了一种趋势,但同时他们也意识到制造产品的过程也会污染环境,因此耐克一直在改进他们的技术。 (时尚行业)一直在更换更环保的材料,而不影响款式或性能。

你也关注时尚和潮流吗?

Arthur Huang:其实我每天都在和服装打交道。 Miniwiz也和很多时尚品牌有合作,但我们一直在做的是幕后工作。 品牌讲故事的能力远远大于我们,而且我们擅长技术。 通过品牌讲故事的能力,我们希望与品牌一起改变这个消费市场。

时尚产业报告_时尚观察员_时尚产业观察/

您曾经透露,您特别喜欢 Nike Air 和 Flyknit 这两项技术。 你能告诉我们为什么吗?

Arthur Huang:首先,Nike Air 采用了最常见的自由材料——空气,并将其转变为结构材料,制成高性能缓震材料。 这是一件伟大的事情,就像所谓的变废为宝,或者说变废为宝,更重要的是,对环境的污染和影响是最小的。 Nike Air 不仅让东西变得更轻,而且还提供缓冲,所以这很棒。 Flyknit所涉及的定制编织可以随意改变鞋型的软硬度。 因此,改变鞋型时,无需改变大量材料,只需通过计算机程序即可完成。 这两项技术使得产品的材料可以回收和再利用。 它们还可以使鞋子更轻并减少对环境的影响,因此它们是最好的技术。

在《上海ON AIR》入围选手的训练中,给选手们带来了什么样的分享?

黄亚瑟:来之前,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做过环保或材料方面的研究。 事实上,不少玩家已经有了这方面的概念。 当我们和耐克合作的时候,和设计师、工程师一起讨论设计的时候,大家都在讨论如何减少碳排放,如何减少废物排放,减少不必要的消耗。 但新一代的设计师可能忽略了这一点。 所以通过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以及和耐克的这次合作,我想传达给大家的是,设计要考虑的东西有很多,但其实也和环境有关。 我只是分享。 也许通过我的分享,他们可以更好地理解最初的设计思路,并将环境问题融入到设计中。

时尚观察员_时尚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报告/

如果你是参赛者,你会设计什么样的运动鞋?

Arthur Huang:我们刚才谈到了球鞋文化、性能和环保。 如果从这一点开始的话,首先我会从环境保护开始。 首先,我会尝试思考如何用上海本地的材料,以最低碳、最无毒的方式,做出一双真正属于上海材料的鞋子。 我认为这很有趣。 。 我觉得我们可以直接拿上海回收的东西,看看如何把它们变成新的材料,用来做鞋。 我们也可以直接在上海定制。 我们可以在半径30到50公里左右的范围内拥有制造能力。 发布的新鞋肯定有很重的科技含量。 鞋子的概念绝对是 VaporMax。 我可以想象它是 VaporMax 和织物的结合。

时尚产业观察_时尚产业报告_时尚观察员/

采访当天,黄谦智穿着的是他经过巧妙改造的Nike Air VaporMax Utility。

你能谈谈你穿的鞋子吗?

Arthur Huang:我们自己改的。 首先,这是一双VaporMax。 当然,这双鞋本身就有中底和鞋面。 从环境角度来看,也许“为时已晚”。 其实我希望它没有这个中底,但这会涉及到消费习惯和设计平衡。 曾经有人做过一项研究,发现很少有消费者会购买没有中底的鞋子,因为会觉得奇怪,而且知道如何消费的人也比较少。 所以想要保证销量,就必须有完整的中底、后跟、鞋带。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观察。

时尚观察员_时尚产业报告_时尚产业观察/

我们之所以对这双鞋进行改造,是因为你可以看到它配备了 Flyknit 和 VaporMax。 由于它没有Flywire,如果只依靠弹力绳,佩戴后可能会感觉有点松。 同时拉紧松紧绳和弹簧扣后,鞋身前端会变窄,所以我将两条鞋带并在一起,使其变宽。 鞋带并拢后,要弄清楚如何将受力面拉到后面,避免受力面集中而造成不适。 于是我想到把它拉到脚踝后面,各个部位不会经常互相接触的地方。 这里正好有一根织带,我就挖了一个洞,把鞋带系紧。 同时我可以直接快速拉起鞋带,达到快速穿脱的目的。

上周末,经过爱奇艺网络公众投票和耐克特邀评审团投票,最终确定了代表上海的三名选手。 《功夫魂》、《星城》、《万花筒》将代表上海,与来自纽约、伦敦、巴黎、东京、首尔的参赛者一起参加Nike: ON AIR全球活动。

对于这批新的设计力量,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图片来源冷水/HYPEBEAST